女研究生带母上大学,遭校方拒绝后自缢,学校 赔16万元,不道歉

??2009年11月26日,让整个上海海事大学深陷舆论风暴。在这一天,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法专业一名女研究生,在学校卫生间里,用2条毛巾绑在水龙头上自缢身亡!自杀这一天,她才满30岁,刚考上,上海海事大学硕士不足3个月。

杨元元她的死亡让社会为之震惊!因为她可以说得上已经是前途一片光明了。这个时候选择自杀确实让人很难看懂。但过后,了解这中间内幕的人,却直接把矛头指向了上海海事大学,和她的母亲。有人气愤地说道:她的死就是学校的冷血无情导致的,学校应该负主要责任。还有人骂道:她母亲就是个“吸血鬼”,她才是害死女儿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望瑞玲“那么这位来自湖北的女研究生的死,究竟是谁的责任?”本期我们就一起来探个究竟……本文主人公名叫杨元元,也就是文中自杀的女研究生。杨元元家住湖北省宜昌枝江。在家里她排行老大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叫杨平平。小时候的杨元元家庭条件其实还算过得去,她父母都在当地一家军工厂上班。日子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算是吃穿不愁。然而,这种平淡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在杨元元6岁那年,父亲生了一场大病。

这场大病不仅拖垮了家里,还夺走了父亲的生命。最后家里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。家里两个孩子嗷嗷待哺,家里顶梁柱又刚去世不久。养家糊口的重担子,也就全压在了母亲望瑞玲身上。那时候母亲望瑞玲在军工厂当保安看大门。每个月的工资微薄,刚刚只够养活一家三口。但是望瑞玲却没有因此怨声忧哉,而是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两个孩子身上。她的丈夫是一个大学生,而且在军工厂还是担任工程技术职位,她深知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。因此丈夫死后,她就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两个孩子身上。好的是杨元元和弟弟,都继承了父亲好读书的天赋。

在学校学习成绩那也是名列前茅,而且十分懂事听话。这让望瑞玲心里也是大感欣慰,自己丈夫虽然命短,但是留下的两个娃却是十分优秀。望瑞玲最大的心愿就是女儿和儿子以后能够当大老板,挣大钱。作为家里的长女,杨元元从小就知道母亲的不容易,因此她对母亲更是言听计从。甚至对于母亲的这种想让自己当大老板的土豪心愿,她也是当做自己的心愿去执行。时间来到1998年,这一年,杨元元参加了高考。在填志愿时第一次和母亲闹了别扭。她自己想报考大连海事学院法律系,但母亲却想让她报考武汉大学经济系。母亲单纯地认为只要女儿学了经济,那以后肯定赚钱不愁,一定能当大老板。而此刻杨元元自己的心愿,其实是做一名法律工作者。

杨元元但是看着母亲满是期盼的眼神,她心一软也就妥协了。最终杨元元选择了武汉大学经济系,在收到武汉大学的录取通知时,杨元元却犯起了难。由于家里穷,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让她交学费。为了解决学费问题,杨元元不得不自己想办法,她申请了助学贷款,靠打零工凑足了学费。上了大学后,杨元元整个人并没有轻松下来,反而变得愈发忙碌。平时她上完课后就在大学附近做零工赚生活费,几乎很少和同学交流。长期如此,让她性格变得非常孤僻,和同学也是渐行渐远。大三那年,他的弟弟杨平平也考上了武汉大学。

一时之间,杨家出了两个大学生,还巧合的都在同一所学校,让母亲望瑞玲无比自豪骄傲。出门和邻居打招呼,那都是昂首挺胸的,生怕他们不知道,自家出了两个大学生。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又摆在了眼前,这一年,望瑞玲所在的工厂职工居住区要搬迁。想要继续住新职工区的房子,必须得自己花3.5万元购买。之前由于望瑞玲丈夫的缘故,工厂免费给他们分了一套房。但是这个房子她只有居住权,却没有拥有权。望瑞玲当时的工资就只有200多元,根本拿不出3.5万买这个房子。再加上儿子马上上学,学费还没有着落。没有钱没有房,望瑞玲也不想回老家的破房子住。

索性自己直接从厂里申请退休了,她心想自己两个娃都是大学生,自己完全可以享福了。于是望瑞玲二话没说,直接拿着行李,投奔正在武汉大学读书的女儿杨元元。看到母亲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来投奔自己。杨元元也很是惊讶,而且母亲还提出要住她们学校的宿舍。这让杨元元心里很为难,明明老家有房子虽然破但也可以住人,但母亲像放不下这个架子回去住一样。虽然这样想,但她却没有拒绝母亲,因为她怕一拒绝,母亲肯定会多想。望瑞玲:“元元,你现在也这么大了,我也该享福了。你现在可得帮帮你妈,我现在都没地方住了,你弟还等着学费上学,我就住你宿舍了”。生活拮据的望瑞玲舍不得花一分钱在外面租房,而是直接大包小包的,挤到了还在上大学的女儿宿舍。

杨元元,虽然心里觉得这样做不妥,但是还是妥协了。就这样,杨元元让母亲在宿舍里住了下来,春夏秋冬母女俩就挤在这张1.2米的小床上。但是没住几天同宿舍的同学就非常不满了。本来宿舍就不大,原本六个人住都还挤,这下子突然又多了一个,还不是学校的人,这让他们非常别扭。受不了的舍友,纷纷向学校提出申请转宿舍。说:“受不了杨元元把学校当自己家,上个学还要带着妈,严重影响到了自己休息”。学校最后出面了解情况,才知道杨元元家家庭困难,索性好事做到底。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,学校给了她母亲一个单间宿舍。母亲望瑞玲在学校门口摆摊卖茶叶蛋,为小儿子赚学费。

而杨元元也变得愈发忙碌,不仅要上课还还要打工做家教,帮她妈卖茶叶蛋。另外连弟弟的学费,都是她勤工俭学打工赚钱存下来的。没多久,这对母女在学校已经成了已到怪异的风景线,她们所到之处背后总是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!这让自尊心极强的杨元元,愈发自卑沉默寡言。而母亲望瑞玲对此却是视若无睹,一副你是我女儿,你就要养我的架势。望瑞玲不花一分钱在学校住了下来,这一蹭住就蹭到了女儿毕业。没钱吃饭,就拿着女儿的饭票到学校食堂吃饭,女儿省吃俭用,平时大部分都吃面条,稀饭,馒头,她还要吃好的。自己这种条件不节省不说,还这种吸自己女儿血的行为,简直让人无语!2002年,杨元元终于从大学毕业了。她觉得凭借着自己在学校的优异成绩,一定能当上大老板,赚大钱。但是现实却给了她一个狠狠的耳光。她找了很多份工作,都觉得不满意。因为才毕业没有经验,再加上她十分内向,让她处于了一个高难低不就的局面。

两母女这时候她考上了公务员,有两个地点可以选择。一个是在她老家枝江县城,另一个是在广西平海。杨元元心里虽然有些犹豫,但是她觉得能去当公务员其实也不错。但是这时候母亲一番话,却让她打消了当公务员的想法。望瑞玲:“你瞧瞧你这点出息,这么大点芝麻大的小官有什么好当的?你辛辛苦苦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怎么这么没出息!枝江就是个穷地方,你还回去干嘛?”

母亲的这番话,让杨元元再次无奈选择了妥协,因为她不想看着母亲伤心。就这样杨元元只好一边带着母亲,一边留在武汉找工作。之后她找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,做起了一名英语老师,每月工资800。但是嫌工资低,做了段时间就没做了,之后她做过家教,摆过地摊,但都不了了之。母亲望瑞玲,更是没有丝毫体谅女儿的心。她说:“你一个大学毕业生,怎么还不如我一个小学毕业的,工资怎么和我以前差不多。”这让杨元元内心非常伤心,本来事业就不顺,母亲没有一点安慰,反而责怪起来。杨元元觉得自己真的很累,真想睡一觉永远醒不来算了。2005年,杨元元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,共同开了一家文艺杂志社,但最终因几个人理念不同,导致杂志根本卖不出去,最后各自散了。

而杨元元也因此变得情绪低落,因为创办杂志社她已经把自己全部的积蓄投了进去,现在亏得一无所有。以前的高中大学同学个个都混得风生水起,连没上过大学的,别人现在都是当大老板。渐渐地杨元元越来越不平衡了,这让她整个人彻底陷入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。为了全家人都过上好日子,杨元元选择了读研,她想通过更高的文凭找到更好的工作。2009年,已经三十而立的杨元元,还没有成家,而是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法律系硕士。

本以为她能够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,却不曾想短短入学几个月,她就选择了自杀。得知女儿要去上海读书,望瑞玲又提出要跟着女儿去学校住,打死不回老家住。她认为,现在以自己的身份,自己家两个大学生,还回老家住,简直是太跌份了。杨元元内心真的不想带着母亲去上学,因为上海路途太遥远,自己过去都是人生地不熟的。现在还带着母亲,还要供她吃喝拉撒,她觉得真的压力很大。杨元元:“妈!这次你就别跟我去了,上海太远了,我自己都不熟,你过去会跟着吃苦,我是过去求学的,等我过去安顿好了就接你过来。”

但望瑞玲却不顾劝阻,坚持要去看看上海的繁华风貌。杨元元对此是无可奈何,自己30岁了还老是带着母亲去读书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丢人。不久后望瑞玲又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住进了女儿学校宿舍。她甚至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,和女儿挤在1.2米的床上,好像回自己家了一样。而这次上海海事大学却没有在管着她。因为学校的规定不准学生携带家属入学校,学校是读书的地方,不是搞慈善的。杨元元为了让母亲住在学校里,写了好几封申请书,想让学校申请一个床位。

但是最后都被校方无情的拒绝了。宿管人员曾多次劝说望瑞玲让她赶快离开学校。但是望瑞玲打死不走,就要住在学校里,一副我就要蹭你的房子住的模样。这让宿管也大为恼火!再看到望瑞玲油盐不进,2009年11月21日,宿管直接直接禁止了望瑞玲进宿舍大楼。望瑞玲也不是个善茬,直接和宿管骂了起来,两人祖宗18代都给互相问候了个遍。这让杨元元内心无比自责,她觉得是自己没有处理好这件事,是自己没有照顾好母亲。最后还是学校出面平息了此事。学校一位老师,将自己校外的一处房子租给娘俩,每月只收她们450元的费用。

并且还给杨元元提供一份兼职,每月也有两三百的收入。就这样,望瑞玲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搬离了宿舍。11月23日,杨元元带着母亲搬进了校外的房子。一个普通的水泥房,里面空旷不已,没有任何东西。就这样杨元元和母亲将被褥直接铺在了水泥地上,将就了一晚。到了第二天,不忍母亲受苦的杨元元找到了学校求情,让母亲回学校宿舍住。最后还是被学校拒绝了,杨元元情绪激动,愤愤离去!11月25日这一天,杨元元早上买了咸菜和馒头,和母亲在出租屋边吃边聊。

杨元元:“妈!你说我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啊?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当初没有报师范。我现在的那些师范同学,他们的工资都很高,我却连生活都成困难,我觉得真的好对不起您,让你跟着我受苦!”说完这些,杨元元便回学校来练话剧了。望瑞玲觉得女儿有些反常,担心她出事儿。她来到女儿学校没找到人,于是她只好用和女儿共同的一部手机,打电话给她的同学。最后同学找到杨元元后,望瑞玲听到女儿的声音,并约好了明天一起吃早饭,便放心挂断了电话。而她想不到的是,这竟是和女儿最后一次通话。11月26日

上午9点,杨元元被同学和宿管发现死在了宿舍的卫生间里。

11月26日早上7点20分,望瑞玲没有见到女儿提早饭过来,就发现事情不对。她急急忙忙来到宿舍找女儿,敲了半天门,却没人应。望瑞玲请求宿管上楼开门,让她进去找女儿却被宿管阻止进入。直到9点后,才发现女儿已经自杀了。望瑞玲整个人都疯了,看着女儿冰冷的身体,她泪流不止。卫生间毛巾两条系在一起,挂在水龙头上。水龙头距离地面不到一米,只要杨元元想求生,垫一垫脚就能够活命,但是她却动都没动一下。这个性格刚烈的女孩,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过后望瑞玲把学校告上了法庭。

望瑞玲她认为学校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,是学校间接性害死了自己女儿。因此向校方提出了35万元的赔偿金,其中5万元料理后事,30万元用于买房。但是校方去坚持称自己没有任何法律责任,但愿意给其家属16万元的慰问金。不过家属认为校方曾经威胁过死者,并且由于宿管阻止入内而导致错过抢救良机。最后校方为了不将事情闹大,出于人道主义赔偿了杨家16万元,但是校方拒绝道歉。

望瑞玲拿到钱后,将在太平间停放了19天的杨元元尸体火化安葬,入土为安。至此本案终于宣告结束。案子终于结束了,但是关于此案的舆论风波却热度不减。关于谁才是爱死杨元元的罪魁祸首,大家都众说纷纭。有人认为:其母亲才是罪魁祸,她三番两次阻止女儿自己做的决定,导致她被迫选择自己不爱的专业,断送了自己的前程。明明老家有房子,望瑞玲自己却不回去住,硬要增加女儿的负担,挤在女儿的学校,让她内心产生自卑感。

而在女儿在上海求学的这段时间,在北京读博士的弟弟完全有能力接母亲过去,但是她而且硬赖着女儿这里不走!当时被赶出上海的学校后,望瑞玲已经领了退休金,退休工资涨到了900元。但是她却不愿花450出来租房,而是所有的重担压在了女儿一个人身上,明知道女儿还在求学。到2009年,杨元元都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手机,还是和母亲共用一部。

这种亲情的捆绑,让这个大学生喘不过气了,她母亲把他管的太紧了,导致杨元元内心产生了自杀的想法。有人则认为:学校才是明显的过错方,上海海事大学有污辱妇女的嫌疑。刺激了

,杨元元的情绪,从而导致了她产生自杀的想法。如果当时不是阻止其母亲进去找女儿,也许还来的及抢救。其实我觉得对于这件悲剧,三方都有责任。杨元元心里也许偏向脆弱,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是事实。而母亲则是压死张元元的最后一根稻草,不断给女儿施加压力,导致女儿越来越想不通。在杨元元自己的羽翼都还没丰满,吃了上顿没下顿时,还毫不体谅的过去添乱。

作为一个母亲她是完全不合格的,吸血女儿,榨干女儿,为女儿做错误的决定,是导致她死亡的首要因素。而学校,首先按照规章制度办事,我觉得并没有错。但是出于人情道德的角度,我觉得学校言语刺激对方,确实存在责任。再加上杨元元本身也是学校的学生,那么在学校出了事,学校理应承担一部分责任。望瑞玲过后在面对采访时,曾几度落泪!她说:“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我就不跟她来上海了,现在很后悔。”

但是我想说的是,早干嘛去了?这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。这人总是在没事的时候不知道自我反省,出事了才知道后悔,这种马后炮的思想才是害人的根本。如今的望瑞玲,只能抱着女儿的照片暗自流泪。也希望这位母亲,经历了这种悲惨的结局,能够真正的从自身出发找找问题。

也希望杨元元在天堂能够做个无忧无虑的人,从此以往每一件事都能够自己做决定!对此大家怎么看?欢迎发表你的意见!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推荐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|京ICP备2022015867号-11